【易教育】温情校长的教育家情怀--访石家庄一中校长娄延果

教育
易教育
教育资讯 教育发展史 教育访谈 专家谈中考 专家谈高考 幼儿教育 小升初 小学教育 首页
易教育
易教育
初中教育 高中教育 艺术类教育 哲学教育 书法教育 国学教育 礼仪教育 史学教育 哲学言论
易教育

易教育 易教育 易教育 易教育

当前位置: 教育人物-- 温情校长的教育家情怀--访石家庄一中校长娄延果

下一资讯教育人物-- 石家庄市第一中学校长田运隆

 

温情校长的教育家情怀--访石家庄一中校长娄延果

  文/ 黄丽君董培升
   认识娄延果校长,屈指算来,大概有五六年时间了。第一次见面时送他一本《中国教育学刊》。这本学术杂志,理论性太强,就是搞教育的也不大爱读它严肃的内容,但娄校长却说这本杂志对他的帮助很大,里面的文章都会仔细阅读,初次便留下了“专家型”校长的印象。
   第二次见他是在学校二楼的办公室,那时他是书记兼副校长,还带着河北师大的研究生,一位女学生正在等着他指导。身兼数职,还要把每件事做得像模像样,他怎样分配时间?当时在心里打了个疑问号。
   此次编辑部安排采访,再见面,赠我一本他近期的专著《生命的教育论》,书拿在手上略有份量,翻开看是一部对石家庄一中的办学理念系统、管理操作系统进行严谨论述的著作。
   《汉书》称“天下无道,则言有枝叶”,书中对教育之道的理解,亦自为精神之“骨气”的宣示,或是对教育之信仰的宣示。上任三年多,他带领团队在“教育的生命既生命的教育”办学理念的引领下,建构起以课程体系,生命呵护体系,学校文化体系三位一体的育人系统,培养全面发展的人,健全的人,“为来到我们面前的每一个孩子提供优质教育”而勤力修炼。
   2016年高考,改革已出成效。学校重点大学上线率达到97%;创新英才班平均分高达667分,超出本一线142分;四个理科小班平均分高达645分,超出本一线120分;文科重点班平均分624分,超出本一线89分;其中有11个班级重点率达到100%,所耗心血可想而知。
   普通人的一天24小时,到他这却能变化出28小时,甚至更多。他利用时间,管理时间的定力常人莫及。此次采访源起前不久他获得了石家庄“十大知名校长”的称号,荣誉当是名至实归。
   娄校长的二三事
   秋意渐浓,稍有寒意,娄校长打水泡茶,一脸笑容,捧着热茶顿觉温暖。我们的专访在聊天中随意展开,我观察到娄延果笑得最开心时是讲到三件小事。
   第一件事;一只流浪猫驻留在一中。它为什么要来一中而不是其它地方?不得而知,但这只猫很幸运是确知的。有老师建议是不是给赶出校门?娄校长认为自然生命也得好生相待,它能来一中也许有它的因缘。猫有灵性,大概知晓校长心思,也不怕生,爱猫的学生这才有机会宠它爱它,把它养得肥润皮实,不知深浅。猫在校园里尽心玩耍,哪里顾及校园的环境呢。这就有些伤脑筋了,总不能让专人去捉虱子吧?不得已,任主任只得将猫装在纸箱里悄悄送走。娄校长对待猫的态度,让我想起耶鲁大学校长给一只坚持学习的猫发毕业证的趣闻。很多人批评校长视毕业证为儿戏,校长回应一句话让人深思:“这是对任何一个坚持者的尊重与爱,哪怕那只是一只猫,而尊重与爱,本身就是教育的核心”。无独有偶,娄校长说到流浪猫在一中捣乱的情景,眼睛里也满是柔情。
   第二件事;来一中的鸟特别多。北雁南飞,大雁是眷恋南方的气候。鸟群喜欢栖息在一中,那一定是生态环境吸引它们。鸟倒是如了自己的意,鸟屎打扫起来却很费劲,一不小心就会踩着,也蛮烦人,还影响学校卫生,要不要整治下鸟群?这种想法当然被娄校长更智慧的方法取代,扫不干净那就先用纸板围起来,不让师生踩到,待鸟屎风干后,不就好打扫了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对娄校长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
   第三件事;每到秋季,校园里落叶滨纷,红,黄,绿相互映忖,呈现出秋天最有韵味的景致。它飘飘洒洒妖娆落地的身姿,魂归泥土无声无息的从容,使多彩的秋叶更有诗意。娄校长喜欢站在校门口观赏秋天之静美。甚至任主任也被感染,拾一片金黄的秋叶给学生来一堂生动的语文课。难怪刘禹锡一反文人悲秋的常态,在《秋词》中言: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潮。天高气爽的秋天,人的心胸豁然开阔。容天地万物于胸,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。
   “教育因生命而存在”
   娄延果校长不忘初心,一直追求教育的真谛。他说:“经过多年的探索和思考,发现只有当教育关注生命的完整,张扬生命的个性,突显生命的灵动,为生命而教时,才能把心底里对教育的基本感觉表达出来,才能觉得踏实,也才能感觉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,是在根据自己的感觉和认识做教育。”
   石家庄一中构建的五个课程系列包含着眼于生命通识教育的“国家课程系列”,生命特识教育的 “校本课程系列”,生命感悟教育的“校园节日系列”以及张扬学生个性的“社团组织系列”都是围绕教育的原点来落实生命教育理念。
   一中的“情境教学”灵动机智。 “情境教育”其代表人物是英国课程论专家丹尼斯.劳顿,引进国内成功的情境教育创始人为李吉林老师。走出封闭教室,走向大自然,走进社会生活。培养学生对大自然的情感,对生命的珍爱,对环境的关注以及知识在实践中的应用是“情境教学”的独特优势。
   去年冬季,一中修整的部分三球悬铃木树,今年春天本该发芽,却不见动静,正着急和失落呢,它又坚韧的冒出小芽,学校抓住这一奇特现象,集结同学们都来观察这一“生命的奇葩”,引导学生从中感受生命的奇特魅力和无穷的力量,用真,情,思,美开发学生潜在智慧。
   “为学与做人”
   为促进教师专业成长,学校每周会定期向教师推荐阅读文章,不光要读,还得就主题加以讨论。已经坚持了好几年,阅读量达二百多篇。学校干部,教师也要定期把自己认为值得分享的文章写出推荐理由,贡献给大家。就文章主题扣住当下教育教学热点,学校工作中的疑点难点进行讨论。
   娄校长有个习惯,喜欢将好文章剪裁下来收到文件夹里,随时可以取用,这几年,又是写博士论文,又是著书,好习惯帮了他不少忙。光个人就写出了百余篇的推荐文章理由。
   “为学与做人” 是娄校长择选的《给全体教师的三十一封信》里的第一封。这篇文章是梁启超先生晚年在苏州对青年学生的一篇演讲稿,他提出的“智,仁,勇”三达德状态,才算是圆满发达,以及“智者教到人不惑,情育教到人不忧,意育教到人不惧”的做人标准。让娄校长“收获颇丰”。
   “我们拿这三件事作为做人的标准,请诸君想想,我自己做到哪一件?”
   梁先生直逼心灵的拷问给了他深深的触动。如果学校只是“贩卖知识的杂货店”,忽视学生“成人”的过程,那就违背一个教育者的良心。
   他在文章中写道;读罢此文,感到就像是对当今教育的批判,又是在对我们这一代人的人生观,价值观,世界观进行教育,文章虽成于一百年前,与当今教育和人的成长甚为适切,一定会对大家思考做人与做学问的问题有所启发,并对教育家在一中大院内成批出现有益。他希望,从一中走出去的教师,人人都要懂教育,人人都对教育教学的现象,事件能有正知正见,通过努力,争取“人人都做教育家。”
   “互联网+”时代呼唤 “生命课堂”
   娄延果校长清醒的认识到 ,“互联网+”时代已经到来。如不积极应对到时只会不知所措,结果往往是有眼界、早有准备、积极适应的人,在变革中异军突起,取得成功。
   “互联网+教育”会给课堂带来什么?会产生什么样的教与学形式?
   早在2014年初,学校制定了改革课堂的计划和目标,称为“第二次课堂改革”,这次改革是在2009年全校推行“七环节” 课程改革的基础上,结合教育部百所数字化校园建设示范校工作的开展,推行互联网与课堂结合的教学研究。学生人手一台移动终端,探索适合于自己的新的课堂教学模式。
   目标一旦确定,学校就成立了由教研处牵头的课堂改革研制组,查阅了大量的资料,系统学习了《慕课与翻转课堂导论》(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)等论著、文献,先后远赴上海、江苏考察学习,提出了翻转课堂的结构模式。于2014年教育教学年会上,由数学教研室张海江老师执教,进行了第一次正式的课堂教学实验,经过一系列的研讨和教学实验,并征求全校教师意见,最终确定了称之为“生命课堂”的课堂结构模式。这一模式实质上是基于微课堂的课内翻转课堂,引入信息技术的支撑,学生先学,教师后教的课堂教学形态。师生与生生交互,学习内容的呈现等方面都对原有课堂在深度和广度上有更大的拓展。它“先学后教,以学定教”的理念更强调“导学一体”,具有发展性,对促进学生全面发展,教师实现其生命价值具有深远的意义。
   娄校长说:“学生的学习在本质上是个性化的,学习同一内容所需要的方式、时长、速度等各方面都可能是不同的,而班级授课制一定是统一要求,统一进度的,是忽视甚至是抹杀个性的。生命课堂就是要在两者的矛盾中找到落脚点,让个性化学习在班级授课中得到保护和尊重,让学生的天性在集体学习中得到展现和发展。”
   2016年10月12日,“走进名校,聚焦课堂” 全国开放日活动的举办是对一中几年来“生命课堂”研究成果的一次大检验,也为一中力争成为集现代与厚重与一体、特色鲜明的全国一流、国际知名的优质学校推进了一大步。
   我自豪,我是“一中人”
   检验学校是不是一所好学校,优质校,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学生了。有个2015届的毕业生,网名叫“话唠儿”,言称自己在一中过了三年“天堂”般的校园生活。“学校的社团有舞冕之王街舞社、星水文学社、雪枭话剧社、商学社、外语社、心理社……各种各样的优秀社团给学生充足的机会享受课业之外的成长体验。”
   他谈到自己在母校的经历,藏不住的喜爱随笔喷发:“在一中三年,抛开一切客观设施,我的内心是得到长足成长和充实的。这三年是我终将最珍惜的一段时光。我结识了挚友,遇见了爱,碰到了一群最可爱负责的老师(宿管老师其实最暖了,爱死她们了)。”
   去年寒假“话唠儿”回校看望老师,发现学校变化不小,其实让他眼睛发亮的只是一中“生命的教育”系列课程体系的第四部分,也就是“生命文化系列”。将校园环境与设施统一整合,形成价值一致,且相互匹配的文化儒染,从而实现其隐性课程价值,完成对学生“生命的教育”。
   他见到的葡萄长廊,琴韵广场,风车,假山等是近两年校园环境的整体布局,无不出乎 “格物致知”之用心。
   “话唠儿”去到大学才憋不住用文字舒发感情,“我自豪,我是‘一中人’”,估计也是充分比较后的幸福之言吧。
   与很多校长不同,娄延果校长是真实的,感性的,既使是初次见面,他也笑脸相迎,记得你的姓名。
   听信宣处主任任庆良爆他的私事,尤为温情: “娄校长下班晚了,他妻子会电话关心回不回家吃饭,娄校长哪怕已经在食堂吃过,也要踩着单车回家陪他妻子。因为他知道,他妻子一个人会随便应付了事。吃完饭,再找个借口回到学校。”
   时间对他来说太宝贵,“好多应酬都不去,没时间”他笑着说。
   校长有没有教育家情怀,我记得张志勇有篇文章里讲,有三把尺子可量,第一把是看一个校长能不能纳悦每一个学生;第二把尺子,能不能尊重学生的差异;第三把尺子是能不能尊重学生的个性。
   显然,这是娄延果校长毕生在追求和实践着的。
   娄延果校长急着要去听课,为采访已经落下了一堂英语课,我们不忍心再占用他的时间,就此告辞。他安排任庆良主任带着我们在学校转转,不大的校园,独特的文化气质十足,有一块石头上刻着的红色行草,特别醒目,上书:水润物,德润身;正德厚生,臻于至善,正心修身,达于至德。
   这不就是一个教育家的情怀吗?

更多
 
 
 
 
 
 
 

友情链接: